嗑糖

是长大

被凯源逼死的单身狗:

我想起来很久很久的一件事,大概14年的时候吧,有一张饭拍照片因为光的问题显得他俩头发颜色有点浅,粉丝看到之后急急忙忙跑去私信工作人员问是不是染了头发,后来得到了否定的答复那个粉丝还发了微博,大家都跟着松了口气,然后安心的继续夸起他们。
现在看来这件事是不是很奇怪?但我想有些人会懂得这个奇怪的事情以及这种奇妙的感受。大概就是那种我家的小朋友跟别人不一样,具体的我也表达不清楚。
当然他们不可能永远是小朋友,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只是在我看来这是个有些仪式感的事情,就是一个发生过之后会让我有一点点难过且无奈的事情。
或许,我们那时候紧张的从来不是染头发这件事本身。

暧妹:

哥哥说过最想去冰岛 弟弟说想去冰岛看极光
不管…我除了硬嗑别无选择
拜访内容来自给力的时尚芭莎